七年前中国英格兰同时起步青少年足球革命;七年后……(下)

就像现在N多人言罢必称“青训”,但在没有了解清楚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全部事实的情况下,断然全盘否定恐怕未必是一个正确的做法。作为过来人与见证人,记者只能感慨:不是我们“不作为”,实在是我们发展历程中有太多“折腾”,导致不断地“从零开始”。

就以现在U21选拔队与U19国青队中的两个年龄段球员为例。早在2010年底,针对中国足坛青少年球员“弄虚作假”的问题,中国足协青少部首先就是拿“年龄”开刀,下发通知、全面展开骨龄测试,并于2011年2月份在梧州展开第一次大检查。

由于先前的“造假”现象实在难以追旧账,因而足协只能从1997-98年龄段也就是现在的U21选拔队适龄球员开始全面实施,只有通过严格的骨龄检查,才能拿到参赛证、才能有资格参加全国青少年比赛。而且,中国足协是在2011年第一次组织这个年龄段全国比赛。【当然,这个过程中,存在着‘误伤’的情况,即年龄是真实的、但因为发育早等原因而未能通过骨龄检测者。】

而在骨龄检测时,中国足协实施的是全面开放、全程监控。在采用骨龄检测的同时,还拟定了一系列的举措,为此,专门在丽港酒店召开全国青少年足球工作会议,时任中国足协副主席、负责青少年工作的薛立亲自到会。会议期间,那些没有通过骨龄测试的家长还大闹会场,甚至后来去北京的中国足协办公室“大闹”。不过,时任负责同志以及相关主管领导并没有因为各种压力而屈服,这样的公开做法至少坚持了两年。

然而,由于骨龄测试过程中,所牵涉到的“利益”太大,引发了地方的强烈反弹,特别是,骨龄测试事关各个地方省市体育局的全运会、青运会成绩,直接影响到地方领导的“乌纱帽”问题。

不过,这并不是本文的主题。而且,旧事重提的目的,其实是想说:恰恰是因为当初实施了前所未有的严格骨龄测试,才使得现在97年龄段U21选拔队、99年龄段U19国青队中的球员有机会从小在一个相对公平、公正的环境中成长起来,并有今天的机会与世界冠军英格兰队同场竞技。

假设没有骨龄测试,则这两批球员中的绝大多数在与那些“假龄球员”的竞争中恐怕早就被淘汰掉了,因为在“成绩论”决定一切的中国青少年足坛中,某些成年人为了成绩可以不择手段!

在97-98年龄段以及99-00年龄段球员通过全面骨龄测试之后,足协青少部在精英球员的培养方面展开了更多具体而实际的工作。鉴于德国人克劳琛2005年率85年龄段国青队在荷兰世青赛上的惊艳演出,足协专门将克劳琛邀请到华,下赛区观看比赛、负责优秀球员的选拔工作。

在2011年8月份全国青少年总决赛在昆明进行时,足协青少部将克劳琛以及助手奥克斯再一次被邀请到了昆明现场,在继续选拔的同时,又在总决赛结束之后专门将选中的球员留下、展开集训,并负责优秀球员的具体集训工作。同时,由于成都足协与法国梅斯俱乐部的良好合作关系,法国梅斯俱乐部也派出专门的教练培训讲师、甚至是同龄青少年队伍来到昆明,在帮助培训国内青少年教练员的同时,还与国内的青少年队伍展开比赛。

如果回顾当初克劳琛在2011年8月份于昆明组织的那次“U15优秀球员”也就是97年龄段队员的集训,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在这份名单中,已经有多名球员如今不知去向;有个别球员因为严重伤病已经退役;但大部分球员依然活跃在球迷们的视线之中。譬如,这份名单中的彭俊贤、李智衡、吴凡、陈毅、刘径、王冬升等曾入选过97年龄段U19国青队参加过集训;像邓玉彪、张华晨、雷文杰、高海生、黄聪、黄闯、吴伟、高华泽、孙伟哲等曾选过以前的U19国青队、现在孙继海的U21选拔队甚至U23国足。

在整个昆明期间中,克劳琛亲自拟定了球员的选拔标准,待集训开始之后不仅言传身教、指挥球员训练,也给教练员们上课,同时也观察球员。在集训结束之后,和另一位德国专家奥克斯出示球员的专门评估报告,以备未来中国足协追踪球员的成长。【需要指出的是,由于2011年是第一次组织全国性的U15也就是97-98年龄段比赛,很多地方展开正式组队报名参赛,因而不少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在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才开始进入视野的。这也是2011年这第一份97年龄段优秀球员中没有不少已经为球迷所熟悉的球员名字。】在发掘青少年好苗子的同时,中国足协当初之所以聘请克劳琛,更重要的一点还是看重克劳琛对中国足球、中国球员整体情况的熟悉与了解程度。

提及以克劳琛为首的德国专家组以及法国梅斯方面的专家帮助中国足球从2011年开始所做的基础工作,其实只是想说一点,早在六七年前,中国足球就已经拨乱反正、开始走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包括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2013年初付诸行动即开始实施单年龄段组队、也就是组建第一个双数年份出生的队伍即2002年龄段队伍,等等,一系列的工作相比过去中国足协的青少年工作,已经是一次“大革命”。

然而,遗憾的是,数年前开始开始从事青少年足球工作甚至已经让中国足球青少年足球发展走上正轨的那些人,如今已经没有一个几乎还在继续从事青少年工作。所有的一切,已经被全部推翻、一切又需要从“零”开始起步。尽管如此,但六七年前的那些工作,所能够留下的也就剩现在的这批球员了,而这或许也足以令人欣慰。

英格兰足球能够从2011年正式通过“EPPP(Elite Player Performance Plan)”的计划也就是“精英球员表现计划”,并从2012年正式开始付诸实施,根本原因在于坚持!在此番采访熊猫杯赛期间,记者遇到英格兰队的随队官员,他们告诉记者:这个方案依然目前仍在实施之中!这期间,或许负责的人员或发生变更,但计划始终未曾变过,而且只能是在原来的“计划”上更为完善。恰恰是因为坚持,英格兰在短短的五六年之后就已经成为了世界双料冠军、培养出了一大批可塑之才。

遗憾的是,对照一下中国足球。几乎与英格兰足总同步开始的全新的青少年精英球员培养计划,在实施了短短的不到两年之后,基本宣告夭折。中国社会的现实就是如此:只要领导一换,所有计划、方案哪怕是再完美、设计再漂亮,也必须“束之高阁”!回想一下,从2011年开始实施至今,才短短的六七年时间,但是,中国足协的负责人至今已经更换了四任,更高一层的分管领导也已经更换了三任。于是,到了执行层面会是何种情景?恐怕也就无需多言了。而在中国足协内部,即便是负责青少年事务的部门主管,从2012年至2018年,六年时间也已经更换过四任!如此频率,最初设计的计划与方案,到现在究竟还有多少人依然还有印象?

至于97-98年龄段、99-00年龄段这两批最早的球员,在这些年的发展过程中会呈现这样的趋势与状态?恐怕也就更不难设想了。

或许,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99年龄段队伍在2013年参加于南京进行的第二届亚青会时的情景了。就是以刘若钒为代表的这批球员,在南京亚青会上输给东帝汶队、泰国队!输球之后,外界又是一片哗然,可是,又有谁知道,参加亚青会的队伍准备时间加起来都不到2个月!而在2013年8月份的南京亚青会结束后,队伍又不了了之了。

当成耀东率99年龄段U19国青队以三战全胜第一次率队夺取熊猫杯赛冠军时,还有多少人记得:2015年3月份,在中断了差不多3年之后,中国足协青少部第一次重新组织99年龄段队伍全国范围内的训练营,开始为今年的亚青赛提前展开准备。

可是,从2015年3月份第一次组织集训至今,还有谁记得:成耀东已经是这个年龄段的第10任主教练了?!这其中,从土帅到洋帅、再到土帅,反反复复,甚至像选德国人拉尔斯这样的洋教练,先后居然总共花了11个月的时间,而在国青队主教练的位置上,总共也就呆了不到3个月。

当成耀东的99年龄段国青队此番25名球员中,有10人是2000年出生的小球员、甚至六名2000年龄段球员是主力时,回想一下三年前,在延吉,由荷兰人里克林克所率的2000年龄段中国U15国少队在亚少赛预选赛小组赛中都未能晋级、跻身亚洲16强!

在无缘晋级之后,外界一片感慨:“踢球的人怎么这么少?”如今,2000年龄段的小球员压倒99年龄段的球员、在这支国青队中担任主力,又何以解释中国国少队连亚少赛预选赛都无法出线?难道真的是没有好球员?

身为里克林克,在指挥93年龄段U19国青队于2012年阿联酋亚青赛小组赛中三战三败、取得中国国青队在亚青赛历史上最差成绩之后,就已经证明:他(里克林克)根本就不适合担任主教练,就像成耀东的前任、德国人拉尔斯那样,讲师就只能是讲师、总监只能是总监,讲师不可能扮演、更不可能取代主教练的角色。那么,又是谁让里克林克成为2000年龄段国少队的主教练?

99年龄段U19国青队以三战全胜的战绩在熊猫杯赛的五年历史上第一次夺取冠军,而且这次比赛的对手不管是英格兰队、匈牙利队还是乌拉圭队,都是具有相当水准的对手。但是,这次夺冠某种程度上仅仅只是这支队伍备战今年10月份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的一次阶段性小考,未来印尼亚青赛上,这支队伍能走多远?没有人敢给出肯定答案。而除了队伍自身的备战之外,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外在因素的左右。

从2010年底至2011年初的冬训开始,记者就开始跟随97-98年龄段、99-00年龄段这两批球员。按照正常的发展规律,如果能够静下心来,五六年时间就完全可以培养出一批高质量的好球员出来。就像年初U23亚洲锦标赛期间,记者所反复提到的那样,亚洲各国和地区的足球发展已经反复证明了一点,无论是卡塔尔、乌兹别克等西亚、中亚国家,抑或是像越南、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都是政府牵头、静下心来扎扎实实埋头苦干五六年的时间,结果都见到了成效、培养出了一批在亚洲范围内有竞争力的高水平球员。

然而,在中国,1997-98、1999-2000这两个年龄段的球员从起步至今,都已经快七年过去了,依然还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成绩、培养出一批可塑之才。究竟是中国足球人的问题?抑或是其他问题?在整个过程中,或许存在着个别不正常现象,包括选错教练、围绕着国字号队伍的诸多负面消息,但这恐怕并不是主流问题。中国足球的问题恐怕也不是简单地推倒重建的问题,而核心之核心,恐怕还是在于首先要“不折腾”!

只有首先“不折腾”,才能真正看到希望。中国足球需要改革,但改革不是全部推倒重来、更不是全盘否定,而是否定之否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